星光背后苏炳添:科学化训练作用更大

8月1日晚,中国男子百米短跑选手苏炳添在东京奥运会上以准决赛9秒83、决赛9秒98的优异成绩创造历史,其中9秒83不仅创造了新的亚洲纪录,还超越了所有白人运动员。他也成为首位站上奥运百米决赛道的中国选手,打破了有关百米竞赛的“人种论”偏见。

“我们是东西方体育交流的最大收获者。”暨南大学体育学院副教授苏炳添接受中新社独家专访时表示,中国男子短跑运动近年来不断进步并成功跻身世界一流,与中国田径贯彻“走出去,请进来”的方针,践行科学化的训练理念和训练方法密不可分。

对于田径赛场上的“人种决定论”,苏炳添说:“所谓‘人种决定论’已流传很久,我觉得是时候打破了。虽然不同人种之间多少会有一点点差距,但我觉得问题真的不是特别大,这些差距完全可以通过后天努力去弥补。比如,在百米短跑这个项目上,以前一直有‘亚洲人破不了10秒’的说法。其实我觉得并非我们做不到,只是我们一直以来的训练理念有一些问题。但是,我们现在做到了:我们跑出9秒83的成绩,就是打破‘人种决定论’的最好证明。”

站在东奥男子百米决赛的跑道上时,很多人感慨苏炳添接过了89年前刘长春的“接力棒”,完成了中国人乃至亚洲人、黄种人的一次重要飞跃。

这次飞跃背后的群体意义,苏炳添说:“刘长春开启了中国短跑参加奥运会的先例,他就像我们最大的一个前辈,给我们指引,告诉我们其实我们是可以参加奥运的。这次东京奥运会比赛后,我曾说:‘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实现了历代前辈的嘱托。’当然,在刘长春之后也不断有人参加奥运会,同样给我们打下了基础。因为每一位运动员的参与,他们的经验、技巧等都会给这个项目留下‘遗产’。正如我们现在也是在不断摸索,不断向国外学习先进的训练理念和训练方法。通过充分运用这些学到的东西,我取得了9秒83的成绩,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我相信这个模式未来也会给下一批运动员留下很好的‘遗产’。对我们短跑人来说,有一种情结,我非常希望以后有更年轻的运动员能够在我们目前成绩的基础上继续往上攀登。这次我在东京奥运会取得了第6名,线名,甚至第一名。”

取得如今的成就,究竟是天赋起作用更大,还是科学化训练起到作用更大,苏炳添说:“目前而言,我觉得科学化训练起的作用更大。因为像我这样到达国家层面的运动员,天赋可能很早就被定义了。但是,对于未来如何再次发掘潜力,可能就得靠与国际接轨、科技助力,以及医疗保障等一系列因素。所谓科学化训练理念,是指符合专项竞技能力发展规律、人体生理机能状态变化规律和运动员个人特点的训练理念。科学化训练讲究的是质量,我们以前的训练方法就是死练、多练,不断加大专项训练强度,仿佛只有这样才会给自己很踏实的感觉。后来我们认识到并非练得多就一定跑得快,科学训练强调在训练过程中技巧的运用,要求技术动作到位,不一定要跑得多,这样可以使得运动员在训练过程中保留更多体力,身体也能更快地恢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