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和越野跑完全不是一回事

温州马拉松名将陈林明哽咽忆跑友,越野跑需要很多户外生存知识,自己还是“纯小白”

5月22日,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遭遇极端天气。截至搜救结束,事故导致172名参赛者中的21人遇难。

昨天,记者从温州马拉松协会获悉,本次参加白银百公里越野赛的172人中没有温州选手。但是温州马拉松名将陈林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她有认识的跑友在此次赛事中不幸遇难,其中就包括国内顶尖选手梁晶。

温州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教授易剑东在评论本次事故时表示,马拉松和越野跑根本不是一回事,一般爱好者不要轻易尝试,他认为此次事件是个案,主管部门不能因噎废食。

5月24日,记者电话连线温州马拉松名将陈林明时,她泪流不止。她说,遇难的21名越野跑选手中,有多人是她的朋友。

陈林明介绍,她自己跑马拉松多,只跑过两次越野赛,分别是2016年甘肃张掖50公里和2017年香港100公里越野赛。她回忆,甘肃张掖那次,当地海拔3000多米,山顶很冷,不过,自己越野背包里带了外套,她有穿上外套抵御冷空气,防止失温。好在她选择的是50公里,白天就跑完了全程,只是在最后七八公里时遇到下雨,道路泥泞。

香港100公里越野跑赛事后勤保障等各方面都很完善,10公里左右就有补给点,比赛从早上8点开始,她历经11小时53分钟抵达终点,获得亚军。“越野比赛要求强制装备,不过我自己买的装备应该是达到比赛的最低要求,我记得当时在山上有些冷,我也是穿上了外套的。”因为这次比赛获得亚军,她被圈内人士称为“越野跑大神”。“其实,我根本不是越野跑大神,只是纯小白,越野跑需要你有很多的户外生存知识,我的知识储备有欠缺,又没有参加过培训,经验积累不多。”陈林明坦言,近年来她不敢参加越野跑,而且很多比赛有条件限制,她也报不了。

电话中,陈林明哽咽着说,那个“前六名唯一活下来”的张小涛就是她的朋友,而且遇难的梁晶也是跟她多次一起比赛的跑友。“太难过了,我昨天哭了一天……”电话中的陈林明哭得无法言语。

5月23日,央视记者在报道白银事故时,连线了温州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教授易剑东,易教授既是学者,也是马拉松爱好者。易教授在央视连线中表示,越野赛原则上不超过10公里要设立一个补给站,而这次赛事超过16公里没有补给站,相当于选手两三个小时没有任何照顾,比如没有喝水、吃东西,没有帐篷休息保暖等,他还称主办方要有一些救援的准备,有些是直升机,有些是专业救援团队,在现场待命,主办方都做得不太到位。

昨天,易教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他首先表示,马拉松和越野跑根本不是一回事,区别比较大,马拉松多在城市公路上举行,属于路跑范畴;越野跑则是在野外进行的跑步活动,其项目种类众多,短则几公里,长则几百公里,最长的比赛是比利牛斯898公里越野赛。他说,这次比赛名称中有“山地马拉松”,只是挂个名,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马拉松,而是越野跑。“马拉松选手到了比较高的水平,想要升级才去参加越野跑,很少有没跑过马拉松的人直接去参加越野跑的。”

易教授认为运动员参加越野跑,自己身体状况要良好,要达到一定的训练强度和水平,按照强制装备的要求去参赛,然后根据现场各种情况决定退赛还是继续比。“但我认为,这次事故,运动员的责任非常小,可以说几乎无责任。”

5月23日,原定于当天中午12时在浙江湖州举办的莫干山越野跑挑战赛女子10公里项目被紧急取消。国家体育总局5月23日晚紧急召开会议,要求在重大赛事安全管理工作上,要强化体育赛事风险评估,有针对性地制订安全工作方案和应急预案,进一步强化行业管理责任。

易教授表示,到目前为止,他从来没听说过城市马拉松赛出现过选手失温遇难的事件。他举例称,2019年5月,他本人参加北京密云马拉松,80%时间在暴雨中进行,全身湿透,没人出事。在甘肃敦煌举行的亚太地区商学院戈壁挑战赛,举办了16届,4天越野跑120公里;今年“五一”在内蒙古腾格里举行的第十届亚太地区商学院沙漠挑战赛,3000多人参加3天70公里挑战。“直升机、无人机路在途中防护,越野车伴你左右,都没有死亡事故,受伤的也很少,只要按规范标准办赛,就不会出事。”

对于甘肃白银百公里越野赛中21名选手不幸遇难一事,温州马拉松协会主席钱玫赟深表痛心。她向记者证实,参赛的172名选手中,没有温州选手。另外,她向记者透露,考虑到天气等各方面的原因,他们在5月21日决定,将原定5月23日上午在洞头举行的鹿西越野挑战赛延期。

鹿西位于洞头,上下岛需要乘船。去年,首届鹿西越野挑战赛举行,反响不错,今年报名通道一开放,400多个名额早早被跑友一抢而空。

5月21日上午,主办方、运营方一行6人雨中探路,发现受强降雨天气影响,原定赛道路面被雨水冲刷有松垮迹象,山体土壤饱和,存在较大安全隐患,结合气象台的天气预报,两天后比赛当天依然下雨。任何赛事安全第一,为保障参赛选手的健康安全,组委会研究决定将比赛延期。

“做出延期这个决定不容易,因为前期我们花了一个多月时间组织准备,等于要从头来过。因为是离岛,选手需要在22日上岛,鹿西岛上的酒店、民宿早已预订好。后来,当地政府出面,民宿协会参与协调,将选手们预订的房款顺畅退回。”钱玫赟笑说,户外不确定因素太多,越野跑比马拉松存在的安全隐患要大得多,出于安全的原因,这次是“知难而退”,这也是她自2015年运营马拉松及越野赛以来,第一次因天气原因导致赛事延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