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爱凌效应下被青少年撬动的滑雪市场

“你可不知道,谷爱凌夺冠给我们这里学滑雪的孩子带来多大影响。”一位滑雪教练向红星资本局分享了自己的经历,“他们学习热情更高了,还说自己将来要成为‘谷爱一’‘谷爱二’‘谷爱三’……”

冬奥会如火如荼,谷爱凌、苏翊鸣摘金夺银……这种力量也撬动了国内滑雪市场。日前,京东发布的今年春节消费趋势显示,在京东平台上,滑雪运动类商品整体成交额同比增长322%,冰上运动类商品整体成交额同比增长达430%。

“Z世代”正成为冰雪旅游的新生力量。飞猪数据显示,00后今年春节期间冰雪旅游预订量同比增长超80%,远超其他年龄段。

虽然单凭一次现象级的刷屏,似乎不足以支撑产业的长期发展,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项原本小众冷门的运动正在向更大的市场空间渗透。

在小红书平台上,“冰雪热潮”被评为2021年生活方式趋势关键词。搜索“滑雪”,相关笔记超53万篇。滑雪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正在趋于年轻化、甚至这股热潮已经席卷到了学龄儿童。

在社交平台上,经常可以看到有些路还走不稳的小朋友在滑雪。“儿童滑雪可以说‘铺天盖地’,以前很少看到的。”资深滑雪爱好者金彬彬这样感慨。

金彬彬的女儿萱萱也是“滑雪萌娃”中的一员,今年5岁的萱萱“滑龄”已有2年。2021年冬天,她在崇礼滑雪场跳台180度转体、呲铁杆的视频火了,还登上了微博热搜,几十万网友看过后赞她为“冰雪公主”。

而在记录女儿滑雪日常的社交平台上,金彬彬明显感受到了当下家长们对于滑雪的关注。据金彬彬介绍,他后台的私信经常刷屏,求问最多的是儿童滑雪干货,为此金彬彬专门建了一个分享群,一下涌入了上百位家长。

被称为“中国极限轮滑第一人”的张驰也有类似感受,张弛在滑雪圈里是大神级别的存在——18年接触双板自由式滑雪,仅用三个月就拿到了“太舞雪山之王”铁杆比赛冠军。

尽管有着国际认证的双板培训教练员资质,但一直以来“全职教练”都不是张驰的主业。可最近这一年多,他发现自己工作重心有些偏移。

“从去年11月到现在,我总共就歇了3天,剩下时间都在雪场里教学。”张驰告诉红星资本局,如今他的教练工作已经预约至2月底。去年的情况与今年类似,“2021年春节时,我从正月初三一直滑到了4月6号,没停过。”

如此忙碌,源于滑雪学员激增。张驰的学员中,八成都是11岁以下的小朋友。寒假期间为了应对越来越多报名需求,张驰团队不得不在下周增设一个“滑雪训练营”,因为“单带实在是带不过来”。而开营的通知仅发出一天,名额就满了。

这股热潮与冬奥会紧密相关,张驰主教的是双板滑雪里一个冷门小类——双板自由式,这项运动是谷爱凌的出现后才开始在国内风靡。

“之前大家都觉得双板不时尚,岁数大的才滑双板。”张驰说,改变就在近一两年,谷爱凌带起“双板自由式”热潮后,越来越多家长找到他,强调希望给孩子上一些竞技类的滑法。

北京冬奥组委发布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体育遗产报告(2022)》显示,自冬奥会申办成功至2021年10月,全国居民参与过冰雪运动的人数为3.46亿人,冰雪运动参与率24.56%。

而家长们为了让孩子接触滑雪,愿意投入大量财力精力。今年1月,张驰受邀去带一个青少年冰雪冬令营,参与家庭来自上海徐汇区,报名费用在7万左右,但却迅速满员。

曾有位妈妈向金彬彬道出初衷:孩子爸爸是个不爱运动的宅男,自己也是肥胖者,她担心孩子以后会像他们一样,所以咬牙带孩子来雪场,一同参加冬令营。

在雪场找教练的费用并不便宜,根据市场价,滑雪教练每小时的教学费用为300-1000不等,假设每日请3小时教练,费用就在900-3000元间。金彬彬关注过崇礼的雪场,如果按天算,私教收费基本在1500-2500元之间。尽管费用并不便宜,但金彬彬发现,家长为孩子请教练基本成了“标配”。

相较而言,给孩子置办一套滑雪装备不算大开销。“儿童滑雪装备选择性也少,好一点的一身下来4、5千,便宜的2千左右。”金彬彬说。

金彬彬称,自己的女儿萱萱已经被某些滑雪品牌相中,愿意为其提供滑雪用品,滑雪圈内也有人和金彬彬探讨是否要让萱萱走职业路线。

看到女儿在滑雪上的天赋,金彬彬前两年就将生意交给妻子打理,自己则带着女儿辗转全国各地的雪场,陪她训练,一年365天,父女俩300天是在雪场度过。金彬彬计划,如果女儿真的有意往这方面发展,会为她请专业教练,这笔费用也将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据《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披露,在2020/2021雪季中,17岁以下消费者的占比约为15.81%。

据《2021中国青年参与冰雪运动情况报告》,46.3%的青年开始关注冰雪资讯,48.9%的青年逐步加深对冰雪运动的了解,36.8%的青年产生了参与冰雪运动的想法。目前,每年有80%的青少年参与冰上运动1-5次,5.8%的青少年每年滑冰16次。而滑雪的青少年里面,超过六成的人每年滑雪1-5天,每年滑雪半个月以上的人超过了12%。

这离不开“冰雪进校园”的推广,教育部曾印发《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中小学生奥林匹克教育计划》,推动中小学校将冰雪运动知识教育纳入学校体育课教学内容,制定并实施冰雪运动教学计划。

截至目前,全国冰雪体育传统特色学校高达1036所。根据调研数据显示,参与过冰雪课程的学生比例已经由2018年的3.9%上升至2020年的6.7%,提升率高达172%。

尽管南方不如北方有着先天优势,但这并不影响冰雪市场在南方推进。上海就提出到2025年,全市冰雪运动俱乐部达到30家,冰雪运动特色学校达到100所,每年青少年学生参加冰雪运动和普及培训超过100万人次的目标。

有业内人士指出,校园作为冰雪运动的突破口,仍面临青少年冰雪运动场地匮乏、经费不足的问题。其中我国青少年冰雪运动发展的痛点之一,恰恰是赛事的缺乏——有时候甚至是一赛难求。

但这种情况在今年似乎有所转变。“我常去的雪场,商业比赛活动至少翻了一倍,”金彬彬称,几乎每个周末雪场都在办比赛,以前“一个月也就两三场比赛。”

今年1月在吉林北大湖滑雪度假区,金彬彬注意到有个青少年比赛,仅仅是过旗门这项,就有200位小朋友报名参加。“以前类似的比赛整场能有40个参赛者就算不错了。”

一位冰雪赛事活动的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最近2个月他们办了4场活动,崇礼对外关闭之前那场人最多。以往比赛规模也就几十人左右,但那场比赛在发出通知的当晚就涌入上百位报名者,最后他们不得不临时关闭报名通道。

这个雪季,萱萱已经参加了16场各式各样的滑雪比赛。金彬彬感慨,以前的品牌方根本不愿意在这上面花大力气,因为办一场钱没少花,关注的还不多。“现在可不一样了,我发现品牌特别愿意多做活动,每开一场比赛都有很多人报名关注。”

《2021年中国冰雪产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5-2020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从2700亿元增长到6000亿元。而根据《2016-2025冰雪运动发展规划》要求,到2025年,我国冰雪产业要达到10000亿元的总规模,也就是说冰雪产业还有4000亿元的发展空间可待挖掘。

此外,《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2018-2020年,迪卡侬Wed’ze中国儿童产品销售量占比连续三年上升,儿童双板销量的占比由32.27%增至44.54%,儿童雪服销量的占比由37.63%增至43%。

运动品牌也盯上了年轻群体,纷纷投入这场混战。安踏推出了全新的儿童滑雪装备,FILA KIDS则在青少年办赛方面加大了投入。

就连奢侈品都试图布局滑雪产品相关领域——Chanel、Prada、Fendi、LV、Dior等奢侈品牌纷纷推出了自家的滑雪服饰和装备。

天眼查显示,2021年新增超过1000家冰雪运动相关企业,同比增长32.4%。目前,我国有超8000家从事冰雪运动相关的企业。

冰雪赛道的沸腾正在吸引资本的进入,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冰雪赛道共计发生融资10起,披露金额约3.05亿元。2021年获得融资的项目均集中在滑雪领域,包括滑雪设备、场地以及相关社交平台,知名投资机构高瓴、红杉也参与其中。

而高瓴在2020年就看好冰雪这条赛道,当年4月宣布与世界单板滑雪领先品牌Burton成立合资公司,共同运营Burton中国业务。并表示,2022年冬奥会的来临必将带来消费市场的不断扩大,中国会成为全球冬季运动的最大赛场。

单板滑雪品牌奥雪文化分别在今年的1月和10月,获得2000万元Pre-A轮投资和数千万元A轮投资;滑雪社交平台GOSKI相继完成2000万元A+轮融资和3300万元A轮融资;滑雪培训机构SNOW51获得亿元级A轮系列投资;雪乐山滑雪获得1亿元的战略投资。

综合来看,滑雪项目的融资阶段全部集中于早期融资,融资金额普遍不高,其中单笔融资金额最高的是室内滑雪场馆雪乐山滑雪获得的1亿元B轮融资,滑雪运动在国内仍然处于发展初期。

但这并不影响业内人士对滑雪产业的看好,毕竟青少年们的投入将会持续影响未来的10-20年。

“冰雪产业系统庞大、发展潜力巨大,有望成为中国消费经济中的新亮点。”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院长、教授吕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表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