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办冬奥催生大批冰雪学生军 冰雪一代诞生

7日下午,当17岁的中国小将苏翊鸣在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决赛上摘得银牌,而后与自己的偶像、加拿大名将马克-麦克莫里斯一起登上领奖台时,不知有多少中国孩子也在心底埋下像苏翊鸣一样驰骋奥运赛场的希望种子。与苏翊鸣4岁第一次滑雪时,滑雪、滑冰在国内还属相对小众的运动不同,今天的中国,冰雪是最受青少年群体喜爱的运动项目之一。这些年轻人有着更便利的条件去参与冰雪运动,追求冰雪竞技梦想。

20多天前的北京市延庆区石京龙滑雪场,连续迎来北京大学首届“北大杯”滑雪赛和第8届全国大学生滑雪挑战赛(华北赛区),山上山下都是身着靓丽滑雪服、带着雪板的年轻人。还有更多的大学生滑雪初学者,在那几天第一次走进滑雪场,迈出了滑雪人生的第一步。

参加了这两项比赛的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大四学生钟若凌,见证了滑雪运动近几年在大学受到热捧的过程。她介绍,北大滑雪协会在4年时间里从一个中等规模的学生社团,发展为北京大学规模最大的学生社团之一,“从40人增加到了130人”,钟若凌解释说,在一般情况下,学生社团的人数一年也就增加几个人,像滑雪协会这样一年增加几十人,4年时间人数翻两倍的协会可能真的是绝无仅有。

进入滑雪协会的学生一般情况下都对滑雪有一定了解或有一定滑雪基础,还有更多的学生属于零基础但对滑雪有兴趣,这部分的学生群体规模更大。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滑雪队教练孙晓川介绍,他们在去年入冬之后组织学生体验滑雪,报名人数相比往年出现了翻倍的增长,虽然学生对冰雪运动的热情这几年一直在增加,但翻倍的增速还是让他感到惊讶。

人数翻倍或是翻几倍,已是过去几年学生参与冰雪活动的常态。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雪上分会副秘书长丛鹏介绍,4年前,像全国大学生滑雪挑战赛这样的赛事,还只有几十个学生参加,今年的比赛,东北、华北两站比赛加起来已有500多个学生参加。

在中小学生年龄层次,北京市滑雪协会主席李晓鸣提供給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的数据显示,在过去4年时间里,北京市注册的青少年冰雪项目运动员达到了7565人,4年增加了近100倍。

而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截止到2021年10月,全国18岁以下青少年群体参与冰雪运动的人数达到4600万。全国冰雪运动特色学校在2020年已达2062所,预计到2025年达到5000所。

青少年冰雪人群的迅速壮大,使得中国的年轻一代又被称为“冰雪一代”。“冰雪一代”的出现,首先还是因为北京申办、承办冬奥会的时代背景。

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竞赛部部长程洁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回忆,2015年年初,北京当时正在申办2022年冬奥会,还没有成功,为了响应北京申办冬奥会,中国第一项全国性的大学生滑雪赛事正式创办,也就是现在已经办到第八届的全国大学生滑雪挑战赛。程洁介绍,在这项赛事之前,全国性的大学生冰雪赛事尚属空白。

随后几年,全国大学生冰壶、冰球、越野滑雪等赛事陆续创办,部分项目还延伸到了中学生群体。

也是在北京举办2022年冬奥会的背景下,2019年,教育部等四部门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全国青少年冰雪运动进校园的指导意见》,调动各方面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积极性,提高校园冰雪运动普及水平。

早在2007年就开始在学校开展滑雪运动的北京农学院体育教师、学校滑雪队教练刘军占表示,学校冰雪运动近几年快速发展也与国内的冰雪场地设施增加、参与冰雪运动的花费降低有很大关系。他回忆,2007年学校刚刚开始组建滑雪队的时候,组织学生去滑雪还非常昂贵,雪场的雪票、租赁装备、请教练的费用都比现在高,那时候,滑雪确实属于相对高端的运动,但现在,参与滑雪的整体费用已经降下来,完全可以称之为平动。不少雪场也有意识地在吸引青少年和学生参与滑雪运动,推出学生优惠甚至免门票滑雪的政策。这些都为学校开展冰雪运动提供了有力支持。

越来越多的家长对孩子参与体育运动持开放态度,也让更多的青少年有机会在冰场、雪场追逐梦想。

曾经作为中国大员参加过2019年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滑雪比赛的刘浩原,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他的父母自他在中学接触滑雪之后,就一直支持他学习滑雪,并把滑雪作为终身爱好。为了提高他的滑雪技能,父母还为他专门聘请过高水平的教练。刘浩原的父亲认为,运动给孩子带来的不仅仅是身体素质的增强,更重要的是给孩子在培养团队精神、磨炼意志等方面带来的帮助,“干什么都要坚持,”刘浩原父亲表示,“从事一项运动尤其需要坚持的品质。”

刘浩原不仅自己滑雪,并参加了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他正在上初三的妹妹也在滑雪,而且成绩比他还要好。

像刘浩原父母这样的家长,现在越来越多,他们不会再认为运动会影响孩子学习,反倒认为运动是一种教育手段,是孩子成长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孩子对运动有兴趣时,这些家长愿意为孩子发展一项运动技能投入足够的精力和金钱。

丛鹏介绍,目前学生冰雪运动的竞技水平提升得也很快,以某项高山滑雪大回转的大学生比赛成绩为例,前一年最好成绩还是35秒左右,今年就提高到了29秒。

今年原定在瑞士卢塞恩举行的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因疫情取消,之前,准备参加这次大冬会的中国大学生代表团已经组建完毕,一名入选的队员告诉记者,这次参加大冬会未能成行,即便自己继续读研,两年后依然有资格参加下一届大冬会,但可能也选拔不上了。因为比自己年龄小的学弟学妹们,练滑雪的时间更早、接受训练的质量更高,参加滑雪运动的条件也越来越优越,这些更年轻的选手,实力已经远远超过自己,这也表明中国学生冰雪军团的水平肯定会越来越高。

自全国大学生的各类冰雪赛事近几年陆续举办以来,随着参加冰雪运动的学生数量迅速增多和竞技水平的提升,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在组建队伍参加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时,已经把更多的机会给予普通的大员。但早几年,即便中国大体协想从普通大学生中选拔参加世界大冬会的运动员,也不太可能,程洁回忆,因为根本没有人可选。但现在,情况已经有了很大转变,她相信,放眼未来,中国的普通学生群体中诞生冬奥选手甚至出现冬奥会冠军也一定是大势所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