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中心宣称“冬奥冠军指导”交钱后连人影儿都没见着法院判了

滑雪中心宣称“专业教练陪练、冬奥冠军指导”,楼下新开张理发店承诺充值越多赠送金额越多……消费者预付费办年卡充值后,不料遭遇店方欺诈或关门又拒绝退款等。商家通过预收钱款扩大经营并形成稳定客源,消费者预付款享受一定的优惠,但预付款消费也存在潜在矛盾,近期一些案件中顾客尚未消费却拿不回钱款,在此北京一中院法官提示大家预付款消费该如何维权。

2022年北京冬奥会举办,大家对于滑雪运动热情高涨。小刘原本是滑雪运动爱好者,冬奥会举办前更是想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滑雪技能。听闻一家滑雪中心有专业教练陪滑,并会有冬奥冠军到场指导,故而有所心动,随即与滑雪中心签订了协议,约定由专业教练陪练,冬奥冠军季度内到场指导不少于六次。之后,小刘支付了预收款。

滑了近半年,小李感觉陪练员并不专业,冬奥冠军也从未到场指导。后来,小李得知该滑雪中心是业余机构,并没有专业教练陪练,也没有冬奥冠军指导,已有多人投诉。小李遂诉诸法院,要求惩罚性赔偿。

虽然滑雪中心向法院主张有专业教练陪练以及冬奥冠军指导,但并未提供相应证据。并且就这两项事宜,已经过消费者多次投诉,滑雪中心却未有一次给予消费者满意答复。法院认为,滑雪中心存在虚假宣传、骗取消费者预付款的欺诈行为。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3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500元的,为500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故最终法院以此判定滑雪中心的赔偿数额。

法官提示:商家应按照与消费者的协议约定提供相应的商品或者服务,如果商家存在欺诈行为将面临惩罚性赔偿,而不仅仅是退还预付款。如果经营者明知商品或者服务存在缺陷,仍然向消费者提供,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受害人有权要求经营者承担人身损害、精神损害等赔偿责任并赔偿损失,并有权要求所受损失二倍以下的惩罚性赔偿。

小王下班路上经常收到一些游泳健身的传单,考虑到最近工作紧张、身体有些疲惫,就想找个健身机构锻炼一下身体。偶然看到一家健身中心经营多年,一些明星经常光顾,小王便决定登门一看,经过实地切身体验,当即办了一年的“健身增值卡”。

然而小王办卡不到半年,这家健身中心就因经营不善而关门了。小王故要求退回剩余预收款,却被告知小王并未与健身中心签订预收款协议,预收款也不是健身中心收取,故健身中心拒绝退款。小王无奈诉诸法院。

对此法院认为,健身中心认可此案中的储值卡非实名卡,卡的持有人在无相反证据情况下一般应推定为所有人,所以小王作为储值卡持有人,又提供了收据等材料,可认定小王为主张储值卡权利的正当主体。那么,该不该由健身中心承担退款责任?从收据上加盖的发票专用章来看,健身中心是收取小王预付款的主体,小王购买储值卡的消费场所是健身中心,健身中心理应为负有退款责任的主体。

法官提示:存有预付款的储值卡往往非实名,消费者持有储值卡要妥善保管。由于不实名,在确定消费主体上往往存在潜在矛盾。正常消费时一般不会产生纠纷,一旦出现退还预付款情形,商家可能就会出现各种阻碍事由,比如:没发放储值卡;未收取预付款;债务已转让他人……对此,消费者要妥善保管好储值卡、收据、协议书、消费小票等证据材料,认清签章是单位还是个人,对于商家个人签字的收据、协议书要慎重,切实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小李家楼下新开了一家理发店。新店开张,理发充值,充值越多赠送金额越多。小李想自己经常要见客户,需要保持良好形象,正好楼下理发店开张,还有优惠,就索性办了一张储值卡,并享受了赠送金额的优惠。

可是小李办卡不到一年,理发店就因顾客少而决定搬址,新地址离小李家较远。于是,小李要求退还储值卡中的钱。由于双方在预付款和赠送款的退还数额上未达成一致,小李诉至法院。

经过审理法院认为,根据收据金额、储值卡内剩余金额及双方陈述,可认定该卡存在赠送金额的情况,但双方对于赠送的金额均无法确认。理发店作为储值卡的发行方及消费记录的保有方,应当对储值卡的赠送金额、赠送金额是否有对价以及消费记录等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现其无法举证证明,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法院结合储值卡中剩余金额,最终判定理发店应予退还的数额。

法官提示:经营者以预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应当按照约定提供。未按照约定提供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回预付款。预付款消费形式下,消费者消费的次数、内容、赠送款的数额等事项,商家应做好记录,否则在出现纠纷的时候,对退款无约定的,可能会按照有利于消费者的计算方式折算退款金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